母亲的马铃薯种子

月初,老妈叫我趁着双十一帮她买一波红心黄皮马铃薯种子,学农的我回复她:

“大概多少斤呢。”

她去年买来的马铃薯种子混杂了几个红心黄皮的种子,出人意料的是,这种品种产量竟然出奇的高,而且价格又好;她已经想的天花乱坠了,貌似有机会终于可以脱贫致富了。

“那就来个500斤,”她说,“沿河的那块地我已经开荒了。”

就是沿着河边那块只能在夏潮之后用的地,在我印象中,那是块芒草和野菊丛生的荒地,周围有很多紫色的半边莲草药。

还在被母亲强迫在家戒烟的父亲,像个小孩似的抱怨,锄了半个月草。

“好的,我马上买”,我说,“但是……”

母亲心里有一本农经书,但是总是不奏效。在我初中的时候,她撇下我和我妹,跑去励精图治拜师学种蘑菇。首先投资建大棚;然后梳理菌种的来源,用稻草做基质接种,24小时灭菌;最后任其生长――两年之后,小镇市场,凄厉的“破产”了。

多年以后,在学习完设施农艺学之后,打电话问她以前是如何如何用最少的钱搭建大棚的,她回忆往事:

“就是打桩,接榫,覆膜,如此。”

我不得不感慨母亲做的竹木大棚的巧妙,甚至还手工画了个讲解图给农艺学老师看,直接期末得了最高分。不过,我对我妈说:

“要不先买几斤回来试下。”

我向来是个保守实验派,母亲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和突发奇想派。记得之前的某一天,我想农村的水田可以用来养泥鳅,于是我想出了一个用熟料膜隔离的方法,母亲听后感觉行之有效,立马说:

“有半亩水田,我们来搞吧。”

总之,最后我说服了老妈,先买几斤马铃薯回来试着种下,看它能不能发芽,再大批量购买。

她同意了。

当然后面马铃薯卖的很好,也就有了这一篇帖子。

ps,自家炸的小土豆真好吃。